独孤凌

逆cp最强…没有之一…

【帧庄/冲庄】天降和竹马03

天降的戏份终于要开始了!有点剧情可能会和元宝太太的视频有出入,请不要介意!


###################################

和叶冲分别,林小庄深吸一口气,双手插在口袋里漫步在灯火通明的街道。一片枯黄被风卷着落在他身上,伸手捏住,是他讨厌又无法逃避的死亡气息。

他和叶冲还能在一起多久?来香港前清泉和他说“你看好叶冲,别让他做出出格的事。至于你,安稳的在那里住下,自有用到你的时候。”

每次清泉“用到他”都不是什么美好回忆。下一次恐怕也是一样。


心中万般不愿,跟踪的事还要照做。顾燕帧又吊儿郎当的走在繁华地段,左看看右摸摸。成天不务正业,军校看来也不靠谱。林小庄皱眉不悦。可一个眨眼的功夫,前面的顾燕帧不见了。

心惊的林小庄开始四处打量寻找。他是被甩掉了?顾燕帧一直知道有人在跟踪他?

没一会儿,从他附近传出激烈火并声,街上人们抱头逃窜,四周顿时一片狼藉。林小庄急忙确认响声发出的位置,等他赶到,只见颀长身影扬长而去,地上躺着十几个没了气息的日本便衣。他戒备的转了一圈,确认一个活口都没有,他对自己的跟踪对象有了新的认识。

日本便衣死了,还不是一个,是十几个。上面雷霆震怒,宫本和叶冲被派到出事地点勘察,透过攒动的小兵,叶冲看到隐在不远处伪装着的林小庄。林小庄对他严肃的点点头。叶冲心里有了计较。这件事林小庄知道是谁做的。


中国人做的?叶冲暗暗给林小庄敲出他们两个才知道的暗号。林小庄又点头。


这里情况混乱,林小庄身份特殊不能久留。他担忧的看了看忙碌的叶冲,悄悄离开。是中国人做的,叶冲肯定会留情,那他要怎么跟上面交代?


看了看四周,目标跑了,他闲散掌柜也不能再做,卸了伪装,他又是风风光光的南满株式会社副社长。有了跟踪顾燕帧的经验,他带着自己的“尾巴”也是到处吃吃喝喝或商谈,平凡的不能再平凡。


叶冲也终于找到机会,把事情都扔给宫本,顺便给了他错误的侦办方向。跟林小庄说了声会去找他,便开车一个人来到林小庄的“家”。

那是在郊区一个很大的马场,别墅修建的豪华气派,还有数匹价值不菲的骏马。

林小庄自然是没这个钱的,清泉也不可能给他置办那么好的房子。这一处是日本参谋总部尾田见不得光的私产,南满托给林小庄代管罢了。林小庄带叶冲逛了一圈,这是叶冲第一次来。两个人在偌大的地方漫步,林小庄私心希望能够一直走下去。

“好了,我们说回正事。”叶冲紧绷的神经一刻也不放松“这次的便衣是?”

“嗯。顾燕帧。”林小庄停下脚步,靠在马场围栏处“他做的干净利落,一个活口没留。我赶到的时候他已经撤离。他用时很短,速度快,枪法准。跟平时不学无术完全不是一个人。”

“欣赏他?”

林小庄笑了“要是是自己人,确实挺欣赏。如果是敌人,肯定很危险。”

“对了,我接下来该怎么做?”林小庄想起自己还得接近顾家,本来跟踪顾燕帧倒是没所谓,现在目标那么棘手,恐怕会出乱子。

“别跟了。”叶冲说。“他的荒唐可能只是掩护。再跟下去我怕你有危险。”

“好。”林小庄笑的温柔。叶冲也回以笑容。

叶冲隐约能感觉到林小庄对自己的不同。这个年长自己两岁的“哥哥”,能力出众,样貌也是一等一的好,多少人被他吸引,可他的眼里只有他——叶冲。

本该如此,叶冲心里得意。


乱世之中有人并肩前行,有人可交付后背有多幸运?叶冲拥有的比这更多。


他有林小庄。


他从日本人手里救下同志的妹妹何樱,是林小庄帮他打掩护。两个人要掩护同志的发报处,是林小庄带着他坑来的发报机在夜色中四处奔走迷惑日本人。他们合作天衣无缝,没人能比林小庄更适合自己。也只有他,能看到林小庄偶尔透露出的孩子气。


“小冲,忙了那么长时间,你也该放松一下了。哥请你听音乐会怎么样?”林小庄双手撑在桌面凑近看文件的叶冲。

叶冲抬眼看他一眼,嗯了一声“你决定就好。”

“真的?!那就下周四晚上七点。别忘啦!”

林小庄自幼对音乐颇有天赋,叶冲都快忘了,那双握惯了刀枪的双手曾经也在琴键上飞舞。

这场音乐会是林小庄极为喜爱的乐团表演的。他想让叶冲放松是出自真心,同时他也希望能跟叶冲留下一些轻松,不那么血腥的回忆。


从来天不遂人愿。林小庄在接到来自日本的电话后,整个人如同腊月被冰水泼身,凉透了心。他有一个不愿正视的名字——清泉南柏。他是清泉家的养子,清泉家的棋子,清泉家的物品。他知道自己会有一天和叶冲分别,只是他没想到这一天来的那么快。

如果叶冲知道自己即将和一个男人结婚,会不会看不起自己?到时候他还愿意跟自己做战友做兄弟吗?


接下来的几天,林小庄有点消沉。叶冲难得带着酒,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来到马场找他,林小庄告诉自己千万不能让叶冲发现什么。

“怎么想到来我这里喝酒?难得闲暇,不在家休息吗?”

叶冲转身气呼呼的看着笑的一脸灿烂的人“说!她那把枪是不是你的?”

“她”指的是何樱。那是个青春漂亮的女孩子,她的哥哥是地下党同志,被发现身份后是叶冲带人去抓捕的。叶冲没能保住自己的同志,但是保住了何樱。在女孩子的眼里,叶冲是十恶不赦的混蛋。叶冲无法解释,只能任由女孩子埋怨。何樱一旦自己出门,必定会被日方的人带走。他能做的最好的决定就是把人带回自己家藏着。

前些时候,他因公出差几天,照顾何樱的事交托给了林小庄。林小庄可真是行,把人带回自己家不说,还送了她一把枪。

他越想越气,指着林小庄的胸口就说“那把枪是你的私人收藏吧?你可真行!真舍得!真大方!”

“发生什么了?”林小庄一脸无辜。叶冲既然能活蹦乱跳在这里跟他发脾气,那就是没事。

“那天我回到家,她做了一桌子饭菜说是要感谢我。我信了,吃完之后睡了一觉。醒过来就看到她拿枪对着我。那把枪还是我哥的!”叶冲说的激动,难得大声嚷嚷。要是让别人看到冷静威严的叶少佐也有这副模样,恐怕会惊掉下巴。

“我还不是为了你嘛!”林小庄皱眉辩解“她一个小姑娘说要把枪防身,我一想,是啊,日本人盯的那么紧,我又不能一直看着她,谁知道到头来她还是把这枪用在你身上?”

叶冲看他努力解释的样子,气一下子就没了“行了,说你两句你还委屈上了。”

他并不是想要对林小庄发脾气,只是一想到林小庄连私人收藏都能送出去,心里就涌起一点嫉妒。

两人在中庭休息区坐了下来,叶冲给二人倒酒,抬眼他看到的是林小庄英俊的侧脸。林小庄正看着在庭院里做游戏的孩子们,满脸带着浅笑。

叶冲没有打扰他,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他。他想起林小庄带着发报机到处跑的夜晚,他给他送吃的,林小庄难得狼吞虎咽恨不得一口能把整个饭盒都吞下去。自己怕他噎着,嘱咐他慢点,结果人委屈巴巴的一边扒拉饭一边说“你快把你哥饿死了…”当时他就想,明明比自己年长的人,怎么会那么可爱。等将来天亮了,也要有林小庄在他身边,吃着简单的饭菜,听他轻快的说遇见的一切美好,或绵软的吐槽历经的风雨。


林小庄不知他所想。他只祈求时间能慢一点,再慢一点。嘀嗒走过的每一秒,都是迎接黑暗的倒计时。他还没有准备好让叶冲知道。


送别叶冲的时候,林小庄认真的道“你再给何樱一些时间,她有满腔热血,她愿报效国家。她会理解你的。到那时,能成为你的助力也不一定。”

叶冲直觉这番话有什么不对,但一时说不上来。他点点头算是应下,让林小庄不用再送。



夜色中,顾燕帧和父亲参加完应酬,坐上自家的车只想回家睡个昏天黑地。

“你最近收敛点,过几天给你举办订婚宴。”

顾燕帧既不会觉得自己听错,也不会觉得是他爹说错。他只觉得荒谬绝伦。

“我怎么不知道我要结婚?对自己儿子不用开这种玩笑吧?”

“我像跟你开玩笑吗?”顾宗堂冷着脸问。

顾燕帧不以为然,手肘靠着车门,闲散的问“哪家的千金啊?”

“清泉南柏。日军驻港最高行政长官清泉上野的义子,同时也是南满株式会社的副社长。”

“哟,顾次长可真开放,男的都能接受。呵,还是个日本人。不怕我外公他们找你麻烦?还是…”顾燕帧懒散的比了个射击的动作“不怕我一不小心杀了他?这年头动荡不安的…一切都有可能发生吧。”说罢,顾燕帧有神的双眼紧紧盯住了自己的父亲。

顾宗堂对这眼神毫无反应,说“这事你外公他们都知道。日本人一直在想办法监视我们,这次你外公故意放出消息要给你征婚,对方就递来了结亲的意向。让日本人有借口明着监视,我们暗地里就能活络一些。到时候他进门,你只要供着他就是了。”

“那就要看我的心情了。”顾燕帧冷笑“只要他摆正自己位置,知道自己斤两,我还是会给点薄面,给他三分好脸色的。当然,”他话锋一转“你可以放心,不会连累你丢官的。”



评论(11)

热度(100)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