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凌

逆cp最强…没有之一…

【息苌】藏心02

避雷指南请看首页置顶。魔改。魔改。魔改。

###########################


丰莒讨厌过丰苌。他从小就被母亲百里氏影响,看不起这位兄长。他听母亲说丰苌是宫女生的,是个灾星。他生下来就是命里带克,谁跟他亲近都会倒霉。他不懂母亲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只知道对自己最好的母亲讨厌他,那肯定丰苌是个坏孩子,自己也要讨厌他。

和丰苌空有大殿下之名实际待遇很差不同,自己从来锦衣玉食,吃的喝的玩的,无一不是最好的。同是雍王的儿子,截然相反的生活,他并未感觉有什么不对。可当他看到丰苌跟丰兰息亲近,他又会有点羡慕。雍王就三个儿子,他过的最好,却又被另外两人排除在外的感觉他不喜欢。直到倚歌皇后归天,丰兰息得病变得身体羸弱,他信了母亲的话——丰苌是个灾星。

丰兰息似乎不怕,依旧跟丰苌极为亲近。而丰苌亦是如此,甚至加倍的关心丰兰息,怕他着凉怕他难受怕他累着。丰苌永远念着“兰息”,开心的,担忧的,等等等等。那时候丰莒觉得丰苌只有一个弟弟,就是丰兰息。丰兰息也只有一个哥哥,那便是丰苌。自己似乎真的不存在于他们的世界,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三弟”。

有一次他到花园里玩,玩着玩着觉得困了就想回去午睡。结果刚进宫门,就听到自己母亲说“不要叫我娘!我不是你娘!你记着,我没有你这个儿子!你是个灾星!”

他躲到柱子后面,看到熟悉的背影倔强的走了出去。等丰苌走远,他才从柱子后面出来。他第一次在母亲美艳温和的脸上看到狰狞厌恶的表情。

长大懂事后他明白了一件事——丰苌不是什么宫女的孩子。他和自己同父同母,是自己的亲大哥。

明明血缘最为亲近的他们关系却极为疏远。不过就是打了照面会喊一句“大哥”“三弟”的关系。丰莒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丰苌是自己的兄长,眼里永远都只有丰兰息。自己的哥哥最明媚的笑是对着丰兰息,最真心的关怀是对着丰兰息,最深的情谊也给了丰兰息。

丰莒讨厌他们。讨厌偏心的丰苌,讨厌抢走自己哥哥的丰兰息。他不止一次看到用鞭子抽人眼睛都不眨的大哥对丰兰息温柔呵护。为了丰兰息,丰苌甚至毫不犹豫的一巴掌抽在他脸上。全朝野谁不知道丰苌丰兰息关系最为亲近,亲近到仿佛他们才是同父同母亲兄弟。

丰兰息落水失踪,丰苌没日没夜的在河边寻找。自己看到他硬撑的样子心里会心疼。母亲逼丰苌娶戚澄娘自己也会不舒服。

这都是因为丰兰息。可笑的很。母亲眼里对付丰兰息最好的棋子,是丰苌。

梅园事件之后戚澄娘死了,百里景疯了,丰苌残了还和丰兰息翻脸了。仔细一想,对付丰兰息的牌…一张都没有了。不过他们翻了脸啊…丰兰息…你也不算大获全胜!

百里氏尚在禁足期间,为了摘干净自己家和丰莒的嫌疑她直接闯到雍王面前用后位赌了一场。她保住了自己的后位和丰莒却没能保住自己已经痴傻的弟弟。也罢,既然已是废人便没了利用价值,死了就死了吧。

她还有丰莒在,只要丰莒登上最高位置,用谁的骨血铺垫都没关系。

午歇后她的寝殿迎来她最珍视之人。丰莒看到母亲冲自己笑的温柔。即使前不久才因为坏了事气急败坏把他教训一顿,母亲对自己的怒意都不会超过一天。

“儿啊,这两天你表现的怎么样?你父王可有说什么?”

丰莒把手里提着的精致食盒放到母亲面前,打开盖子,里头装着母亲最喜爱的糕点。有一瞬间他们看起来宛如普通母子,可惜,他们注定不会。

“父王已经不再追究之前的事。这两天我为丰兰息说了不少好话,父王是不会察觉我们计划的。”

说话间,丰莒已经把食盒里的点心一碟碟布置在了桌上。

属于女人柔嫩的手抚上丰莒脸庞,百里氏欣慰的看着自己最爱的儿子“做的很好。”

裹上厚实的披风,德叔推着丰苌出府。年关将至,采买的事自是不用丰苌操心,但他借由“残疾”一直不到外面露面也不是好事。

丰苌不得父王母后的欢心,吃穿用度无法和丰兰息丰莒相比。但相较平民百姓来说他已经好上许多了。富贵人家的公子被人推着在街上,路人都会有意无意的打量几眼。带有探究意味的目光像刺一样扎在丰苌身上。他紧紧抓着轮椅扶手,手指握的发白。

他觉得自己不像是腿有问题,更像是他犯了疯病丑态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他的呼吸变得局促,不安感向他袭来。

“公子,你…”

“你再不放松,后果很严重哦。”一道白影出现在丰苌面前。是个身量不高漂亮飒爽的女子。丰苌不仅认识她还有无数次想杀了她。

丰苌闻言抬头看她,露出虚伪的笑“真巧啊。”

既然是主子认识的人,德叔恭敬的对她行礼。站直身体后他还看到一个人,惊讶之余更为恭敬“二公子。”丰苌在外是不让他喊殿下的,丰兰息也是如此。

“德叔,不必多礼。”丰兰息微笑着说。他来到丰苌面前,笑容变为担忧“大哥,身体可好些了?”

“放心,碍不到你的事。”丰苌说的阴阳怪气,目光在遇到丰兰息后侧过头对德叔吩咐道“我们走。”

德叔无奈只能听从。然而他们面前的两个人不动如山。

丰苌皱眉望向二人“拦我去路是为何事?”

女子抱臂侧开身让出道来,丰兰息犹豫了下也让开些许。丰苌又说了句“走。”德叔对二人点点头,推着丰苌离去。

“那是你大哥?”白风夕问还在目送的丰兰息。

丰兰息收回目光嗯了一声。

“你们关系很差?”

“原先不是这样。”丰兰息叹气道“我们自幼亲厚,大哥待我很好。”

白风夕翻了个白眼呵呵道“你们兄友弟恭的状态真是与众不同。”

丰兰息皱眉,他不喜欢外人胡乱评价他们兄弟二人的关系“你是怎么认识我大哥的?”他还在意丰苌认识白风夕这件事。出于对大哥的信任,丰兰息从来没让隐泉水榭的人盯着他。白风夕武功高人也精明,要盯她不能离太近。这就导致这两个人认识他居然不知道。

“哟?不开心了?”白风夕凑近了丰兰息笑着问“我跟你大哥不能认识吗”

“快说。”丰兰息一把抓住白凤夕的胳膊。

白凤夕偏头看看捏住自己的手。跟丰兰息…也就是黑风息成为朋友开始几乎没见他失态过。他好像总是气定神闲,一切尽在掌握的样子。他现在的反应是为了她还是为了轮椅上的人?

她忽然好奇前些时候丰兰息说过和某个人发生了矛盾,他不知道该如何解决。他说那是个对他很重要的人。当时丰兰息愁眉苦脸…是不是也因为轮椅上的人?

这可是丰兰息的大哥,男人。白风夕摇摇头觉得自己想多了。不过她也不打算卖关子“我们换个地方说。有些事不要让别人听去比较好。”

丰兰息心里一沉。白风夕是个有分寸的人,她如果需要用谨慎的态度来说明跟大哥的相遇,那大概不是什么愉快的回忆。

二人走进一家食肆,这也是丰兰息的产业之一。

“你大哥患有癫痫症你知道吗?”白风夕说话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丰兰息拧眉,思考了会儿点点头。他见到过丰苌发病的模样,躺在地上四肢抽搐口吐白沫,面容扭曲有点可怖。他不知如何是好,是德叔给丰苌喂了药。德叔提醒他千万不要让丰苌知道他见到他犯病。所以丰兰息从来装做一无所知,看丰苌努力在他面前做出健康宠溺他的大哥形象。

“他在如玉轩犯了病。我正好在那里就替他缓解了症状。结果你大哥是个狠人,杀光如玉轩所有见到过他发病的人,连我这个救命恩人他都没打算放过。”白风夕喝了一大口酒,支起一条腿踩在凳子上“要不是我装糊涂,你大哥可活不到现在。”

如玉轩也是丰兰息的产业,他的确换过一批人。不过那些老人并不是死了,而是被丰兰息派去了别的城,就为了助德叔完成善意的谎言。这一点他没打算向白风息解释。可正如白风夕所言,真要动手,丰苌绝不是白风息的对手。为此丰兰息端起酒杯敬白风夕。

“你对你大哥可真舍得。如玉轩跟你有关吧?他动了你的人你都不生气?”

丰兰息笑了“别说动我的人…就算是动我都没关系。”

白风夕哑然。她也有哥哥,十分亲近。就算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对方动了自己的人,他们也是会讨要说法的。丰兰息这样完全放纵,真的太奇怪了。

评论(3)

热度(27)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